5.0

2022-08-31发布:

办公室死亡游戏

精彩内容:

燒烤

  「阿吉,妳真的舍得我嗎?」

  辦公室裏,曉茜雙手反剪在身後,美妙的身段微微彎曲,臻首微側,一頭波
浪長發披散著。

  精致的下巴微微揚起,天鵝般的脖頸修長而迷人,帶著無盡幽怨的眼神讓人
不由心動。

  她真是個尤物,光這姿勢已經讓無數人欲罷不能了,阿吉暗自道,若是不了
解她的人,怕是就要被她此時的樣子騙過去了。

  「不行,今天就差妳了,我已經和十方他們說好了!」

  阿吉笑了笑解開曉茜上身的鈕扣,曉茜是他的私人秘書,一個美麗而獨特的
女人,最讓人心醉的是,她有成爲一塊肉的欲望。

  「那好吧,妳打算怎麽處理我呢?」

  她並不是真正的拒絕,揚起頭,任由阿吉剝去她的衣衫,渾圓的乳房朝天而
立,光滑細膩的肌膚在燈光的照射下泛出誘人的光彩,盈盈一握的纖腰上黑色的
緊身搭帶裹著她迷人的小腹。

  阿吉的手指輕輕的劃過她腹部敏感的肌膚,帶起一陣陣讓人心動的顫栗。

  「一個聚會,我們準備了幾個女人,妳是其中之一!」

  阿吉說著脫下曉茜的套裙,她修長的大腿上,黑色的吊襪帶在白皙的肌膚襯
托下越發誘人。

  「妳不是一直希望,能在什麽時候被烤成一只金黃色的肉豬嗎?」

  辦公室的門打開著,此時的曉茜,身上除了一條半透明的黑色內褲之外,已
然一絲不挂。

  黑色水晶高跟鞋的襯托下,她的肉體是如此誘人。

  阿吉並不介意別人看到,因爲從現在開始,美麗的曉茜,已經完全成爲一塊
肉了。

  和漂亮美麗的女秘書不同,一塊肉應該是完全赤裸的,是任人觀賞的,曉茜
顯然也明白這一點,隨著內褲被拉下,她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雙手被粗糙的麻繩反綁在身後,黑色的皮項圈,套在雪白的脖頸上,肌膚與
麻繩摩擦的質感,搔動著她的神經,拇指粗細的金屬鏈扣,在黑色的項圈上,涼
涼的垂在她挺翹的雙乳之間。

  就要這樣被牽出去了嗎?

  莫名的悸動,充斥著曉茜的腦海,被同事看到,該是多麽羞人而又讓人興奮
的事情!

  忽然之間,她似乎覺得,從一個漂亮的女秘書到一塊性感的肉,是多麽簡單
的一件事。

  曉茜挺直了美妙的身軀,纖細的腰肢顫抖著,任由阿吉緩緩拉下已經被亮晶
晶愛液沾濕的黑色蕾絲內褲,那已經是她作爲女人最後的防線。

  所有的一切,完全暴露在空氣中時,從未有過的興奮與忐忑,讓曉茜不安的
內心,帶著一絲莫名的躁動。

  阿吉輕撫肌膚的雙手,帶來陣陣悸動。

  堅挺的的雙峰,纖細的腰肢,那美妙的雙腿間,不覺間已經沾滿了晶瑩的愛
液。

  「我喜歡這個樣子的妳!」

  阿吉的手指上,也沾滿了曉茜亮晶晶的愛液,炫耀似的在她面前搖了幾下,
連同手上的愛液一起塗在她迷人的翹臀上。

  「妳!」

  曉茜下意識的怒哼,卻在脖頸上項圈拉力的作用下微微一滯。

  「現在開始,妳已經是一只待宰的肉畜了,這樣可不好!」

  男人的手指魔術般在面前晃動,脖頸上淡淡的牽拉帶來觸電般的感觸……

  肉畜,一個多麽熟悉而陌生的名詞,她曾經用這個名詞開過玩笑,興奮的稱
呼一些光著身子等待屠宰的女人。

  但是現在,這個名字已經屬于自己了,這是多麽奇妙的一件事。

  脖頸上在拉力下,收緊的項圈讓她回到現實。

  肉畜,她輕擡起迷人的胸脯,似乎重新認識自己。

  一種全新的刺激下,內心某個地方被觸動,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席卷了她
的身體,讓她帶著一絲忐忑與興奮,無條件的執行著男人的命令。

  赤裸的身體被牽出房間,毫無保留的暴露在熟悉的人們面前,她優雅的輕擡
臻首,目光流轉間如平日般矜持而迷人,驚訝的目光與竊竊私語中,未有過的滿
足與興奮,占據了她的思想,這就是肉畜獨特的享受吧。

  人們炙熱的目光中,飽滿的下體,因爲興奮向外湧出愛液是她的驕傲,努力
擺出最美麗的姿勢。

  肉畜,曉茜的嘴角露出一個迷人的弧度。

  「糟了,我還有份重要文件要交給她!」

  業務部的劉主任忽然間似乎想起什麽來。

  「妳可以先交給我!」

  阿吉笑著道:「從現在開始,除了被燒烤和吃掉,曉茜已經不適合任何工作!」

  「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幾個女員工揶俞的道,她們的臉上帶著興奮,讓曉茜想起自己在這座大廈裏,
第一次見到光著身子「肉畜」的情景。

  那個女人也是個非常有名的女秘書,她在那天私人聚會中被砍下腦袋,身體
被廚師分割成美味的肉排,幾個參加聚會的人,繪聲繪影的講起這個女人,被斬
首後無頭的身體,是如何在地上掙紮,美妙的下體,是如何毫無保留的向外噴湧
著愛液。

  即將被宰掉的女人,一絲不挂的被帶出辦公室,在這棟大廈,乃至整個城市,
都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慣例,而這樣的事情也一直是人們所津津樂道的。

  女職員成爲燒烤晚會的主菜、美貌性感的女秘書,在死亡遊戲中被殺死,赤
裸的屍體被清潔員拉到樓下等待餐館收取、氣質高雅的OL,因爲違反公司制度
被公開絞死。

  各種各樣的傳聞、照片、和視頻悄悄在這座城市裏傳播。

  曉茜也在辦公室助理小劉的電腦裏見過這些東西,女人在公開場合完全赤裸
的肉體讓她不能自已,她甚至開始想像自己,或許今天之後,自己也會成爲小劉
電腦裏的收藏吧,忽然間的奇怪想法讓她莞爾。

  女人的八卦中,是那種好奇與怦然心動成爲曉茜逐漸淪陷的根源,無數次春
夢中,自己變成了那個女人的樣子,現在,這個夢終于變成現實了。

  「老板打算怎麽處理曉茜!」

  「她身材這麽好,當然是整體烤了!」

  「真是太可惜了,以爲會被肢解,想花錢在妳這裏訂一些臀肉,她屁股很有
彈性!」計畫中心的老王失望的道。

  「還是有希望的,如果烤肉足夠的話,她真可能會作爲原料分解!」

  阿吉在曉茜渾圓的美臀上,拍了一巴掌,清脆的響聲和蕩起的臀波引來一陣
笑聲。

  「不過她的腦袋我是要帶回來的,她塑化以後肯定很漂亮!」

  「您可以把它固定在墻上做裝飾,我見過有人這麽做!」

  「真是個好主意!」

  阿吉拿出一只筆,「既然是同事,妳們可以在她身上寫下一些祝福,這只筆
的墨水是食用顔料,處理時不會洗掉,明天我把處理她的照片一起分享,妳們可
以在她烤熟的身體上見到自己的簽名!」

  「老板英明!」

  公司同事圍上來,捏著她渾圓的翹臀,品評她飽滿的酥乳,甚至有人把手指
插進她下體蘸著她粘稠的愛液。

  「我真沒想到!」

  曉茜仰起頭,微笑著任由人們在她身上擺弄,下體亢奮的向外冒出不少水來。

  「美味的曉茜」、「小母豬」、「美肉」,冰冷的簽名筆劃過肌膚,永遠印
在她的肩膀、胸脯,甚至屁股上。

  「我們也沒想到!」辦公室資格最老的李主任道:「曉茜,祝妳今晚過的愉
快!」

  「妳們似乎更關心我在烤架上的表現!」曉茜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人們露
出會意的笑容。

  離開熟悉的公司,電梯間裏詫異與興奮的目光落在曉茜赤裸的肉體上,畢竟
在一棟大樓,大多都有一面之緣,曉茜這樣漂亮的女人自會給人留下更深的印象,
她朝幾個曾經在電梯裏見過的熟人點了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

  「她這是……」

  「就是要被宰掉了!」

  「真難以想像!」

  「很漂亮啊!」

  「可惜了!」

  「身材棒極了,穿著衣服的時候還真看不出來!」

  「以前在電梯裏見到好幾次,啧啧,真沒想到!」

  諸如此類的話傳進曉茜耳中,充滿了好奇與興奮的目光,撩撥著她的身體和
精神,幾個女人嘻嘻哈哈的指指點點品評著自己。

  分開的雙腿間,她精心呵護珍視無比的幽密,徹底暴露在人們面前,不由自
主的向外淌著愛液,她現在才明白,不是之前的女人不想控制自己,而是這種狀
況下根本無法控制。

  「阿吉,妳要找個新秘書了!」

  熟悉的聲音讓曉茜手足無措,正是阿吉的合作夥伴,一個辦公樓的阿光。

  這個對自己垂涎已久的男人,眼中毫無掩飾的欲望,讓曉茜明白,接下來肯
定有很多「美妙」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精致的下巴被他捏住,一只手毫無顧忌的插進她飽滿的下體。

  「曉茜妳的肉體這麽棒,今晚的人真有口福!」

  早已忍耐許久的魔爪,在他的帶領下,攀上她迷人的身體。

  同樣的路,曾經走過無數遍,電梯裏、大廳中,曉茜已經習慣了人們侵略性
的目光,習慣了各種方式「檢查」自己肉質的熟人。

  阿吉去車庫取車的時候,她被栓在外面,幾個精力旺盛的年輕人從後面給她
來了一次。

  黑色的敞篷跑車,赤裸性感的女人,涼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劃過她迷人的身
體,縱然車窗遮住了人們大部分視線,她赤裸尖翹的酥乳依然清晰可見,好事的
人在汽車飛馳而過時吹起輕佻的口哨。

  車子停在一棟莊園外,院子裏熟悉的喧囂和松香與油脂的香味,讓曉茜明白
這裏就是今天的目的地,而不久的將來,自己肉脂的香味也將混雜在空氣中,成
爲這燒烤盛宴的一部分。

  豐乳纖腰,近乎完美的曲線,門衛詫異驚豔的目光,讓曉茜心中暗暗自得,
對自己的身體她一向很有信心。

  通紅的炭坑上,兩具性感的肉體穿刺在烤架上,女人被金屬桿從私處貫穿了
身體,雙臂綁在身後,兩條渾圓的大腿分開來固定在兩邊。

  性感的身體不甘的蠕動著,炭火舔舐著她們的嬌嫩肌膚,油脂在高溫的作用
下,從她們豐腴的身體裏滲出,亮晶晶煞是誘人,在重力的作用下,彙集在她們
尖翹的乳尖,渾圓的臀部,時而調皮的滴在炭火上激起陣陣青煙。

  叁叁兩兩穿著性感大膽的女人,嬌笑著和男伴調情,黑衣侍者穿行其間。

  院子中央,赤裸的女人跪在地上,纖細的脖頸擱在砧木上,光著精壯上身的
劊子手,舉起大斧,咚的一聲悶響,女人的腦袋滴溜溜的滾落在地上,無頭的腔
子反射似的立起來,鮮紅的血液從短頸中噴出,兩顆豐碩的奶子顫巍巍的上下抖
動。

  人群中,幾個女人發出興奮的尖叫,激動的抱著男伴,男人順勢拉到懷裏肆
意侵犯。

  「看,又來了一個!」

  有人指著赤裸的曉茜,脖子上黑色的項圈毫無疑問的出賣了她的身份。

  「身材不錯!」

  「烤起來應該很漂亮!」

  「海,阿吉,這個應該是曉茜了!她可是一塊非常棒的烤肉,我的炭坑已經
爲她準備好了!」

  十方拎著帶血的大斧,粗壯的手指插進曉茜飽滿的下體,這是屠夫檢查肉畜
最簡單的方式。

  欣長迷人的身體猛地挺直,赤裸的肉體在一道道火熱的目光下,夾住插入的
異物瘋狂的顫栗起來。

  院子裏熟悉燒烤程序的賓客興奮的起哄,嘻嘻哈哈的在她性感的肉體上揩油。

  在這之前,她也是這樣對待即將宰掉的女人,也認爲這是理所應當,當輪到
自己時,羞恥中,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支配著她的身體,現在,自己僅僅是一
個要被宰掉的女人,還有什麽放不開呢?

  這就是肉畜的幸福吧,從被阿吉戴上項圈的那一刻已經注定了,曉茜奇怪的
想。

  「十方!那個是誰?」

  阿吉指著地上掙紮的無頭女屍問道。

  此時它豐腴的肉體抽搐著拱起,一股股粘稠的蜜汁從飽滿迷人的下體噴湧而
出,這個女人被斬首的樣子是如此迷人,以至于好幾個客人都看呆了。

  「她是雪卉,沒想到吧!」十方哈哈大笑道:「她害怕穿刺的痛苦,所以我
把她哢嚓掉了!」

  「雪卉呀!」

  阿吉腦海裏浮現出這個豐腴而成熟的少婦迷人的風姿。

  「如果是她,那就怪不得了!」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說話間,這具豐腴的肉體在經曆了最後一次顫栗之後,停止了掙紮。

  侍者拽著四肢把她扔到不鏽鋼處理台上,她圓滾滾的腹部被剖開,雪白的肚
皮彈開,黏糊糊的腸子從切口噴湧而出,廚師阿成像變魔術般從她肚子裏掏出一
堆堆肥噜噜的腸子。

  「真沒想到,她肚子裏能裝那麽多!」曉茜吃驚的道。

  「妳的也不比她少!」十方說著把曉茜按在餐桌上!

  「海,我說!」

  說道一半,豐腴的臀部被十方毫不客氣的拍了一巴掌,清脆的響聲中,她順
從的撅起屁股,每個屠夫都會給被宰殺的女人最後一次享受,自己也不例外。

  相對于將近兩米的十方,曉茜確實身體嬌小玲珑,雙手束縛在身後,纖細的
腰肢被握住,壯碩的男根充斥了她的下體,從未有過的充實,瞬間席卷了她的肉
體,這是自己最後一次表演了吧,她禁不住奇怪的想著。

  興奮的鼓噪聲中,一根肉棒塞進她嘴巴裏,她迷人的腰肢也在前後兩個男人
壓迫下,彎成一個誘人的弧度。

  豐滿的臀部,在十方充滿力量的撞擊中蕩起迷人的波浪。

  沈重的撞擊聲中,壯碩的男根每次都插進她身體最深處,抽出她身體裏隱藏
已久的欲火。

  修長的美腿繃緊顫栗著,纖細的腰肢瘋狂的掙紮、搖擺……

  渾圓的臀部,一次次瘋狂的抵住身後男人的身體,終于在一次從未有過的顫
抖中,曉茜這個動人的尤物,攀上了從未有過的高峰,迷人身體,夾在兩個男人
之間,忘乎所以地蠕動起來。

  久候的助手,早已準備好穿刺桿,十方從女人身體裏退出,讓這動人尤物挺
翹迷人的臀部和向外瘋狂湧出穢物的私處,完美的呈現在賓客面前,換來一陣潮
水般的掌聲。

  冰冷的水管插進陰道沖洗她的身體,也把她帶回現實。

  曉茜轉過頭,雪卉豐腴的無頭豔屍,已經被穿刺好,廚師正把她雙腿也固定
在穿刺桿上。

  分開的雙腿間,被金屬桿充滿的下體依然飽滿而誘人,似乎在向外滲著汁液。

  侍者擡起這具豐腴美妙的身體,把她放在烤架上,不久的將來,她也會變的
如另外兩具肉體一般美味誘人,而自己馬上就會和她一樣了。

  一管鎮痛和刺激性欲的藥物,被十方注入身體,粗糙的大手熟練的挑逗著濕
潤曉茜的陰唇,那幽密的下體,不一會便又被粘稠的液體布滿。

  負責燒烤的阿良,在這具迷人的肉體上塗著誘人的醬汁,他的眼睛卻向自己
看過來,那眼神,分明是在看著一塊美味的烤肉。

  「啊!」

  纖細的腰肢被十方握著,穿刺桿毫不留情的插入,讓她敏感的陰道一陣抽搐,
冰冷的穿刺桿摩擦著陰道,帶給她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這就是自己最後的結局
了,四周人們炙熱的目光仿佛給了她莫大的鼓勵。

  十方的動作沈穩而有力,在這個圈子裏,他的技術是最棒的,就連曉茜自己,
也見過好幾次他這樣成功的穿刺女人。

  「她很不錯!」

  十方仿佛在陳述一個事實:「不少女人到了這一步,已經不能控制自己了!」

  「怎麽,還在想上次箐箐把一泡尿拉到妳手上的醜樣?」

  阿吉哈哈大笑著,擡起曉茜精致的下巴熟練的堵住她嬌豔的雙唇:「我可人
的小秘書,這是最後一次了!」。

  阿吉帶著魔力的大手撫摸中,曉茜敏感的脊背顫栗起來,被愛液包圍的穿刺
桿在身體裏前行,十方甚至感覺這個尤物敏感的下體緊緊的抓出插入的異物。

  啪的一聲,十方在女人翹臀上拍了一巴掌,雙手向前一送,噗的一聲,鋒利
的穿刺桿刺破女人的子宮,戳破了她的腸道繼續向前。

  曉茜的眉頭皺起,那充斥了自己身體的東西,前進之中,摩擦著嬌嫩的陰核,
刺破了自己的隔膜,卻依然一直向前,這種被貫穿的感覺,仿佛一個魔咒般驅使
著她顫栗著,迎合著這根要了她命的東西。

  「好的寶貝,妳是最棒的,讓我看看妳的表現吧!」

  長吻之後,阿吉挑起曉茜精致的下巴,曉茜迷人的檀口張開,一個閃亮的尖
端從她嘴巴裏露出。

  這個動人的尤物,此時已經被穿刺桿貫穿了身體,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在
場的女人不可思議的捂住嘴巴驚叫起來。

  他們這是爲十方精采的工作鼓掌吧,曉茜奇怪的想到,而此時的自己,更像
是他的勞動成果。

  阿吉把女人性感的肉體翻過來,讓她被穿刺的下體,完美的暴露在人們面前,
手指撚起她勃起的陰核,穿刺桿上,女人雪白的美腿張開,赤裸的肉體頓時像過
電一般顫栗起來,人們的注意,似乎刺激了女人的情欲,她飽滿的肉穴,緊緊裹
著穿刺她身體的金屬桿蠕動起來。

  但是她並沒有享受多久,侍者把擡到處理台上,廚師熟練的劃開她雪白的腹
部,她的內髒也如剛剛那個美婦一般,噴湧而出。

  曾經帶著莫名的興奮,見過不少女人被剖開肚子,可自己的肚子被剖開,卻
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在藥物的作用下,並不是很疼,反而腸子被廚師一坨坨的拉出體外,是一種
很奇妙的感覺。

  那些蠕動的東西,果然就是存在在自己體內的嗎?

  感覺到人們興奮的目光,看著幾個女人對自己指指點點,似乎想分清哪些是
大腸和小腸?

  但她這個疑問並未持續很久,被掏出來的東西放進了盛「下水」的木桶裏,
肚子裏已經奇妙的空空如也了。

  涼涼的醬料被放進裏面,腹部被重新縫上,曉茜像旁觀者一樣看著廚師作完
這一切,事實上,卻是在處理自己。

  這種複雜的邏輯讓她無法理解,她也無需理解,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已經是一
塊完美的肉了。

  炭坑上,阿良熟練的在翻滾的女人身上塗著醬料,他是如此專注,眼神如此
溫柔。

  而他面前的女人,曾經美麗動人的徐曉茜女士,性感的肉體拼命的蠕動著,
像燒雞般分開固定在穿刺桿兩邊的雙腿之間,飽滿的肉穴瘋狂的包裹著金屬桿,
金色的油脂在炭火的烘烤下從她身體深處滲出,如愛液般滋潤著貫穿了她身體的
金屬桿。

  炭火的烘烤下,她通紅的肌膚上,不時冒出一個氣泡,啪的一聲破裂。

  每當正面朝下,油脂彙集到她挺翹的酥乳上,亮晶晶如成熟的葡萄。

  一樣的聚會,一樣的場景,只不過自己由食客變成烤架上翻滾的烤肉。

  藥物的作用下,並沒有多少疼痛,反而是每一次翻滾都帶給她奇妙的享受,
她瘋狂的圍繞著穿刺桿蠕動著,索取著,一次次爆發,一次次從未有過的享受,
她不需要顧忌什麽,因爲在別人眼中,徐曉茜現在只是一塊烤肉而已。

  「這只肉豬烤的真不錯!」

  幾個女人嬌笑著湊過來。

  阿良把曉茜翻過來,使她迷人的雙乳和飽滿的下體完美的展現在幾個女人面
前,讓她們看看一只即將烤熟的肉豬,是何等誘人。

  在他的眼中,這些女人都有可能是將來的肉豬,似乎聽到女人的聲音,烤架
上曉茜動人的肉體瘋狂的蠕動起來。

  「曉茜烤架上的樣子真不錯呢!」老李拿著手中的照片道。

  「是啊,妳看她屁股上還有我的字呢!」

  「當時不應該寫小母豬,應該寫烤乳豬才對!」

  辦公室裏,阿吉擡起頭露出淡淡的笑容,精致的木座上,前任秘書徐曉茜美
麗的腦袋上帶著淡淡的绯紅。

  叮鈴鈴,電話聲響起。

  「老板,您的新秘書已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