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老婆的两个表妹续集 (完)

精彩内容:

Contents

  正所謂因果報應、樂極生悲啊,暑假老婆樂怡的兩個表妹樂茹和樂茜給我帶了樂無邊的快樂,同時也給我帶來了無盡的煩惱。由于她們暑假中將老婆的避孕藥吃完了,我又忘了及時補充(避孕藥都是由老婆樂怡去買的),結果她們用形式避孕藥的一種清涼藥放在那個藥瓶子了,結果樂怡當然是吃了不管用了,所以今年春節的時候已經有4個月的身孕了。

  樂怡的外婆已經79歲了,身體不是很好,她父母認爲孩子出生後再回老家過春節的機會就很少了,所以要求我們到她老家去過春節。這過時候當然是孕婦爲大了,加上兩個表妹樂茹和樂茜千萬封郵件的督促,我只能來到老婆的老家豐縣過春節了。

  高興的人很多,老婆,嶽父嶽母,外婆,兩個表妹等,當然還有我了。老婆身孕後,根據嶽父嶽母的命令,我已經是禁慾生活了,只是偶爾出差的時候打打野雞。財力有限啊,哪能有什幺好貨呢,這讓我更加懷念暑假那段瘋狂的日子了。

  一出飛機場,兩個苗條的美女就迎了上來:“姐夫,姐姐,我們來接你們來了。”

  

  可是兩個美女好像沒有看到樂怡似的,樂茹和樂茜很自覺的一人幫我提了一個包,就挽住了我的胳膊。

  樂怡可不高興了:“餵!我可是孕婦啊,怎幺你們兩個小鬼理都不理我啊?”

  這可不大好:“老婆,還不是我今年得到那個特別獎金的時候,答應給她們買禮品,她們現在只看禮品不看人了,對不對?”

  說著,左手悄悄伸到樂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幾下,同時給她擠擠眼:“包給我,你快去照顧姐姐,她不高興,你們什幺禮品都沒有。”

  樂茹還是有點不高興:“樂茜怎幺不去?”

  樂茜當然不會謙讓了:“姐夫讓你去的,你還不願意嗎?好了,禮品你先挑好了!”

  樂茹只能極不情願的去了,走的時候還乘機在我大腿外測掐了一把。

  樂茹跟樂怡走在前面,樂茜可就很放肆了:“姐夫,這裏那幺多人,你剛才還敢捏姐姐的屁股?”

  “怎幺了?你這個大膽王還有害怕的時候?”

  “才不是呢,”樂茜眼睛盯著樂怡的後腦,小手突然伸到我的裆部,將我已經有點發硬的雞巴捏了一把:“你不公平喏,我也要你捏人家的屁股,”說著不停地扭動身體,雖然隔著很後的冬衣,但那對豐滿的乳房還是磨得我很興奮。

  “小美女,不要太過分了,弄得我很興奮哦!這裏那幺多人,如果你表姐一回頭,你看,你看,樂茹在偷看呢!”

  樂茜將身體扭動得更劇烈了:“我才不怕呢!”

  突然看到尿急:“老婆,我要去方便一下!”

  “我也要去一下,樂茜你來照顧一下表姐,”這下樂茹捷足先登了,樂茜百般不願意也只能留下來。

  剛轉過彎樂怡她們看不到時,樂茹突然轉身抱住我的脖子,小嘴就湊了上來,在我的嘴上用力地摩擦著。

  受到美女這般青睐,而且爲了不讓周圍的人看到我的臉,我當然也很自覺地低下頭跟樂茹接吻了。突然樂茹將一只手伸到我們的身體中間,伸到我的裆部,隔著褲子在我的雞巴上用力地撫摸著。

  “茹茹,你這幺大膽,我可是很久沒跟你姐姐打仗了,你這幺挑逗,我禁不住會把你就地正法了的哦!”

  “你敢嗎?”樂茹說著,扭頭四周打探了一番,發現一個很隱蔽的角落,拉著我就過去了。一坐下來,樂茹就用她的長裙遮住我們兩個人的雙腿,小手伸進去就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小手一層一層地往裏探,就抓住了我鋼硬的肉棒。

  “茹茹,不要了吧!我們要馬上回去的,不能讓你姐姐等很久了!”

  樂茹才不理這一套呢,小手已經開始快速地套弄我的雞巴:“姐夫,我要你摸我的咪咪,你看是不是大了一些,”說著拉著我的手就塞進她的衣服裏面了,雖然隔著內衣,那軟綿綿的乳房捏起來真是爽啊!

  “好像是大了一些,你自己經常揉的吧?”

  樂茹竟然還紅了一下臉:“人家想你嗎?”

  “茹茹,好了吧,我們回去吧,後面時間還很長呢?”

  “不嗎!你不要忍著,你讓它放出來好了!”

  樂茹不說我也快忍不住了,我開始用力地揉捏樂茹的雙乳,另一只手撫摸著她的柳腰,反正周圍的人就是看見也認爲我們是一對情侶。

  幾分鍾的沈默,只聽到我們沈重的呼吸生。

  “茹茹,我快來了,射到哪裏?”

  “我有手帕!”樂茹迅速從口袋裏拉出一個新手帕,兩只手都伸到我的褲裆裏,用手帕輕輕抱住龜頭,另一只手加快套弄速度。

  “來了,來了,”我突然迅速將樂茹衣服的那只手插入她的胸罩內,用力地捏住她左邊的乳房,就感到雞巴不自覺地抖動了數下,精液就猛烈地噴射出來了。

  感到時間停頓了一會似的,有些時候沒有這幺爽了。樂茹輕輕地用手帕的四周將我的龜頭擦拭乾淨,這才用力地盯了一下我還在她胸罩裏面的手:“姐夫,你捏疼我了!”

  “哦!對不起,對不起,以後一定向你賠罪好嗎?”說著,兩根指頭夾住她的乳頭,輕輕地揉動了幾下,樂茹才滿意地低下了頭。

  “茹茹,我先回她們那裏去,你收好手帕,再去洗個手好不好?”說著抽出她衣服裏面的手,樂茹也依依不捨又小心翼翼地抽出握著手帕的雙手。我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拉好自己褲子的拉鏈。

  “茹茹,去吧!”在樂茹的小嘴上鼓勵性地親吻了一下,樂茹這才高興地到女洗手間去了。我自己整理了一下情緒,回到了出機廳。一會,樂茹也回來了,臉上的潮紅也基本上退了。

  “小茹,你怎幺去那幺久啊?”樂怡當然還是沒有發現什幺問題了。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樂茹迴避樂怡的雙眼:“可以走了!”

  (02) 到了老丈人家,事情就忙的不可開交了,首先第一件事就是給外婆問好,分發我們準備好的禮品,到七大姑八大姨那裏吃飯,整整用了叁天才把事情搞完。還好,兩個表妹沒有表現出十分色急,只是偶爾向我投來抱怨的目關,在老家可不比暑假在我家,那幺多人看著,不敢太大放肆了。

  我可是有些發急了,老婆有四個月的身孕,已經現出了肚子了,就是勉強跟我做,也是蜻蜓點水啊,兩個小美女一直在身邊轉悠,又不能吃,只能看,還真不是一個滋味啊!

  老婆又身孕後就比較懶惰了,這是孕婦的通病吧!有一件事樂怡是再懶惰都要去幹的,那就是去買衣服。樂茹和樂茜當然很清楚這一點,好像兩個小美女商量好的似的,這次計畫讓樂茹陪樂怡去買衣服。

  樂茹一大早準時出現在老丈人家:“姐姐,我要去買衣服,你想不想去啊?”

  一擊中的:“去去去,這幾天老是吃飯睡覺,都累死了,老公,你要不要陪我去啊?”

  這下樂茹和樂茜急了,不停地向我使眼色,我當然很識趣了:“你們女人買東西,我可不敢作陪,當然是不去了。不過我出錢,要多少,說吧?”乘機裝大款,當然是要付出代價的,結果八百塊就不翼而飛了。

  樂怡和樂茹一走,樂茜可就升天了。

  “姐夫,你可是答應幫我補習的,他們在看電視,我到你臥室去看書了,你也去幫我嗎,我可是有很多地方要你幫忙的哦!”

  在場的那些個七大姑八大姨可是十分驚訝:“喔!茜茜,是不是太陽從北邊出來了,你還知道主動補習功課啊,看來只有你姐夫這個大教授這能讓你信服一點哦!”說完是笑聲一篇,而樂茜好像被別人抓住了小辮子一樣,紅著臉拿起書就到我們的臥室去了。

  樂茜的母親美琴是樂怡唯一的“姑媽。”其實是樂茜和樂茹的後媽,是她們親媽的妹妹,在樂茹和樂茜3歲時她們親媽因病去世後,由于一直就喜歡當時的姐夫又喜歡這兩個孩子,所以就下嫁成了她們的後媽。大家都很喜歡這個美琴姑媽,樂茹和樂茜特別喜歡,但沒人敢就她後媽或者其他區分的話,但只有我敢叫她“小姑媽”。

  看到樂茜終于有人可以管一管了,小姑媽特別高興:“小傑,你快去邦邦忙吧,我文化又不多,你姑父又經常不在家,這兩個野丫頭還重來沒人管得了她們。”

  “遵命,小姑媽!”

  當我戲說著回答得時候,隱隱約約感到小姑媽的臉有些變化:“難道是什幺時候她已經發現了我跟樂茹、樂茜之間的事情嗎?”

  由于外面又是聊天又是電視,所以我進去後,樂茜立即將房門關嚴。突然就來了一份刺骨的疼痛,還沒等我坐下來,樂茜就十分用力地在我手背上掐了很多下。

  “怎幺啦?怎幺啦?我可沒有招惹你啊?”

  “在飛機場的時候,那幺一會你就跟樂茹做過是不是?”

  “天地良心,那幺一會,又是大庭廣衆之下,你以爲是什幺啊?”

  “那我怎幺看到在樂茹的手帕上發現了你的味道,雖然已經洗過了還是瞞不過我的鼻子,最後樂茹在我的逼問下都招供了,你還有什幺抵賴的。”

  “那還有什幺好問我的啊!你都知道了,不過只是手弄的。”

  “我知道你們不可能大衆表演的,可是你太不公平了,哼!”

  “今天樂茹不是把你姐姐叫上街買衣服去了,你敢說不是你的主意,你那幾根花花腸子,哪能逃過我的法眼。”

  “算你厲害,行了吧!”說著就直接坐在我腿上:“都來了叁天了,你不安慰安慰人家,讓人家天天想你白想了!”

  “餵,我的小姑奶奶,我整天就像個吃飯的工具一樣,吃了這家吃那家,今天終于不用到別人家去吃飯了,這不你就來了嗎!真的想我了?”

  手背上又是一陣刺痛,女人的絕招嗎!當然接下來就很溫柔啦,那纖纖小嘴立馬就印了上來,小手伸到我們兩個人的雙腿間,在我已經突起的雞巴上隔著褲子撫摸起來。

  我可是很擔心,外面這幺多人,萬一誰突然有事開門進來不就出大事了,我還想不想活啊!

  我雙手握住樂茜的頭,然後在她的嘴上狠狠的吻了幾下,再輕聲道:“茜茜,萬一她們誰進來了怎幺辦?你還是坐到凳子上好嗎?”

  這次倒很聽話,我們並排坐著,背對著門挨在一起,這樣就是有人進來也看不到我們在幹什幺。

  一切辦妥,樂茜可就放肆了,迅速拉下我褲子的拉鏈,一只小手就伸到褲子裏面去了,沒想到她和樂茹一樣,小手這幺靈活,在褲子裏搗騰兩下,雞巴就赤裸裸地被她抓在小手裏了。

  光滑的小手有節奏地套弄著雞巴,這幾天看到兩個小美女又不能吃,已經讓我很著急了,所以小手在雞巴上一套弄我就又尿急的感覺。不行,要反擊!

  我雙手去解樂茜的褲腰帶,樂茜當然很配合了,拉著我的一只手就伸到了她的褲子裏,隔著一條內褲就在她的小妹妹上摩擦。

  我們就這樣互相撫摸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到時間有停頓了的感覺,但耳朵可是放得很靈,隨時聽著房門得動靜。

  樂茜內褲的裆部已經濕透了:“姐夫,你伸到內褲裏面去嗎?我不要你隔著內褲摸我!”

  我遵命地服從,小穴已經是氾濫成災了,樂茜不停的扭動著屁股,小穴的那條縫隙就不停地在我的手指頭上摩擦。

  樂茜已經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滿臉通紅,小穴的水流也更急。

  “姐夫,我要你!”

  “茜茜,不行,外面很多人啊!”

  樂茜勉強地睜開雙眼,抱怨的瞪了我一眼:“那你把手指頭伸進去,我感到裏面很癢,我想喊出來,好久沒有這幺舒服了。”

  “千萬不能喊啊!”我還是遵命地將中指慢慢的插入到她的小穴中,當我插入到中指節的時候,樂茜還是禁不住悶聲的“啊!”了一聲。我連忙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小嘴,突然將指頭在她小穴裏快速抽插。只感到樂茜的小穴壁劇烈收縮,洪水更加氾濫,全身扭動,滿臉潮紅,原來第一次高潮就這幺來了。

  她的高潮來了,同時她也沒有忘記加大小手的套弄速度。

  樂茜示意我鬆開握著她小嘴的手,這才長長的噓了一口氣。突然她太高屁股,把我的手按在凳子上,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手背頂在凳子上,中指上翹,樂茜就一下坐了下去,原來她是將我的手指當作一個小雞巴在用呢。

  樂茜開始是四周扭動著屁股,我也配合著攪動中指頭,樂茜又開始進入狀態了。隨著她身體的起伏,小手套弄我的雞巴也更有力了,但還沒有到我發射的時候。

  不知爲什幺樂茜今天來得特別快,也許是停頓的太久了把。樂茜開始擡起、落下屁股,小穴就不停的在中指頭上套弄,樂茜又開始雙臉反紅了,突然感到一股猛流打在我的手指頭上,樂茜又不自覺地“啊”了一聲,這才是她今天真正的高潮,剛才那個只是前奏而已。

  樂茜噓的一聲坐在我的手上,任由指頭插在她小穴中,小嘴又印上了我的嘴唇,我都感到她全身有點發燙。

  “姐夫,唉,好久沒有這幺舒服了!”

  “那我呢,要不是外面這幺多人,我的小弟弟可饒不了你的哦!”

  樂茜看到我極度膨脹的雞巴,一只手拉出我還在她小穴裏的手指,也沒跟我又任何表示,就蹲了下去,一把就將大半個雞巴含進了她的小嘴裏。

  我本來想反對的,害怕外面的人,但生理的需求讓我忘記了一切,也希望僥倖沒有人會進來。

  樂茜雙手在雞巴根部不停的揉搓,小嘴不停的套弄雞巴的前半部,迅速提伸了我積蓄起來的慾望。我不自覺地雙手握住樂茜的頭,擡起壓下,同時挺動屁股,配合著樂茜的口交。

  “茜茜,姐夫快了!”可就在這時候,有人敲門。

  我們都知道有人會進來,可激情沒法停頓,就在敲門時,精門已經自動打開了,精液迅速射進樂茜的小嘴了。我利用還剩余的一份理智,控制精門,儘量少射。

  現在已經是千鈞一髮之時了,就在門被打開的一瞬間,樂茜的小嘴脫離了我的雞巴,我迅速將它放回褲子裏。

  “小傑,茜茜,要不要吃點東西,”進來的是小姑媽。

  當時我們都呆,樂茜還在桌子底下,滿嘴還包含著我的精液,我不知道該怎幺辦。

  也許是對這種情況有一個心理準備,我在短暫的思維停頓後,迅速反應過來:“茜茜,還沒找到那支筆啊!我來找吧!哦,小姑媽,我們就快做完了,一會就出去。”

  小姑媽很快地關上了門,也不知道她發現異常了沒有。剛才很奇怪,在我說“我們就快做完了”的時候,我還想到文學修飾手法,那就是一語雙關:作業快做完了和口交也快做完了。

  看到房門被關上,樂茜才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我連忙拿手帕給她讓她接精液,樂茜卻直接說話了:“剛才好險啊,還好姐夫你機靈。”

  “你吐哪了?”

  “吞下去了,我喜歡你的味道,好像不多喲!”

  “你還想當午飯不成!好險好險啊!”

  “可是我還想要啊!我們去找姐姐和樂茹吧!”

  “真去找她們幹嗎?”

  “藉口嗎!爸爸媽媽都在這,我家現在沒人在家,你想不想去呢!”

  “真是個壞蛋啊,還沒有滿足嗎?”

  “你不是也沒有滿足,你看它現在還是硬梆梆的!”說著小手就將我的雞巴掐了一下。

  然後就是藉口說去找樂怡和樂茹,出門了,剛才真險啊,這才長長地噓了口氣。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