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波多野结衣本在线播放 征服

精彩内容:

                征

***********************************
      這是一篇描寫亂倫的色情小說,原始素材來于現實世界,運用了文學色彩。

      故事講述的是一個性欲強烈並充滿同樣強烈征服欲的男人面對嶽母一家漂
亮而風情于妮的女人精心的設計和瘋狂的征服經曆,嶽母、小姨子、侄女……先
是一人、然後是二人、叁人……

      每一幕都費盡心思構造了性愛的整個細節和過程,合情合理,操作性強,
傾情描寫人物的外貌、表情、動作、心理,因爲作者有豐富的性經曆,用身臨其
境的意念去寫,所以寫得非常真實,具體,並用了對比、比喻、排偶等等大量的
文學手法,以增添文章的可讀性。

      有意思的是文章的尾聲,雖聊聊數言,卻象是前面章節的更深程度的輪回
,性福的盡頭,到底在哪 ?給廣大狼友留下無限想象的空間,無窮地去回味性
的快樂……

      不足的是本文詞句有時比較繁瑣而不簡練,讀來拗口,但筆者認爲色情就
是要渲染才更精彩和驚心動魄。由于基本沒有經過修改,而且寫作過程總共不超
過二十個小時, 面的病句、錯別字可能比較多,希望讀到此文的狼友理解萬歲
,這是狼之先鋒的開山之作……

      特別申明:純色情文學,未成年謝絕浏覽,作者不含破壞社會倫理及道德
的主觀意圖,拒絕聯系與交流。文章知識産權歸情色MM。謝謝。全文共53000余
字。以下是本文目錄。
***********************************

                                  引言、事情的原委

  我叫張一文,是個性欲特別旺盛的男人,結婚四年來常和老婆天昏地暗地肏
屄,不過我老婆生性比較傳統,總是無法讓我在滿足中同時充滿刺激,于是我經
常逛情色MM.

  家 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我不想當然也不敢到外面尋花問柳、天花亂墜地
玩。看了情色MM的亂倫文學後,我對亂倫産生了興趣,我對嶽母一家女人産生了
極大的興趣,開始了令我心神俱亂的征服曆程。

  結婚後我和我老婆自己住,嶽父四十五歲的時候因公早逝,嶽母是中學音樂
教師,一直沒有再嫁,我們結婚第四年剛好退休了。

  嶽母一家陰盛陽衰,大女子叫芸,一米五八,護師,比我小幾天,嫁了一名
刑警,女兒玲玲,十七歲,高二學生,挺俏俏的有一米六一。我老婆叫雨,比我
整整小七歲,中學教師,一米六。可能南方人身材比較矮吧,我嶽母也不到一米
六,我剛好一米七,叁十五歲,工作後讀研畢業又工作,辜負了大好年華,所以
晚婚。

  我們和芸的房子都買在老婆學校的教師大院 ,嶽母和他大女兒芸住,不時
來我們這 看小女兒。我老婆思想雖然傳統,但在兩口子親呢的方面特別大方,
常在嶽母和芸姐在的時候,抱著我親嘴,甚至會拖著我的手偷偷地摸她的胸部和
其它敏感部位,偶爾也會碰碰我的雞巴,我裝著很正經的樣子,其實心 很喜歡
那樣,不僅是因爲有嶽母或芸姐在邊上而感到莫名的刺激,更因爲我發覺嶽母和
芸姐會有點兒不自然。

  呵呵,可能雨是她們家嬌小姐吧,她們挺慣她。


           一、嶽母的風情讓我蠢蠢沖動

  我不可告人的龌龊計劃是從嶽母開始的,雖然已經有五十歲了,可能是音樂
教師的緣故,依然保養得很好,染著淺黃色的卷發,身材略略發福,屁股不大,
胸估計有叁六B,生活沒有什麽壓力,所以過得很輕松,真地看不出她已經是退
休人員,反而讓人覺得是個很耐看的女人。

  由于我們都在同一大院,雖然不同樓,她卻經常來我家 ,幫忙做些家務。

  去年夏天的時候,我開始注意她,夏天她穿得比較少,喜歡穿白色或淺黃色
的襯衫和休閑薄長褲,雖然不喜歡穿裙子,但可以明顯地看清她黑色或白色的胸
衣。我特別喜歡看他拖地和在廚房 做菜的時候,因爲那時隨著她有節奏的家務
運動,可以看到他的乳房和屁股有節奏地顫動,風韻十足。聯想到嶽母是音樂教
師,可能做事都會在腦海 哼歌吧,所以那樣有節奏,雖然奶子和屁股都不算太
大,但穿得緊,所以特別性感。

  我總是裝得很正經,假裝不注意她,其實我也是個作風正派的人,只是性方
面特別強烈而已,不然我老婆也不會嫁給我啦,我嶽母也是考察了我很久才認可
的,她說這小夥子人不錯,品質好,而且有能力。

  我一直盤算著如何把嶽母弄上手,但從和老婆開始戀愛到結婚到現在六七年
的相處和觀察,我發覺嶽母是個非常傳統,正派的女性,看了情色MM 的文章,
知道這樣的女人很難上手,何況嶽母可能過了更年期了,不容易刺激。但越是這
樣,越激起我的欲望,說實在的,雖然我在性方面喜歡刺激,但我不喜歡開放的
女人,越傳統的女子越讓我覺得有趣,刺激,因爲她們更讓我有征服欲。同時我
也很猶豫,如果我真地肏上了嶽母,不知道結果會怎麽樣,我老婆會不會和我離
婚?我在政府上班,也是個要面子的人,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官運倒其次,
我這輩子就不要做人了。但性的強烈需求卻刺激著我,讓我在嶽母每一次來家
或我每一次去芸那 ,都充滿蠢動和暇想。

  其實,只要你想,機會也不是沒有。

  去年叁月我老婆出差,嶽母打電話告訴我說:「文兒,你一個人在家,晚上
到我這吃飯啊。」

  下班後,我回到大院,正好碰到芸的丈夫越飛在打球,他看到我,招招手喊
我:「一文,過來打會球,媽還沒弄好飯呢。」

  大哥招喚了我怎麽不去,何況我也特別喜歡籃球,雖然個子矮了點,但從小
習武,體質不錯,技術也出色,不是我吹,要是高點的話準能進運動隊。

  我們和幾位教師一起,打起了半場球,沒幾下,我左突右沖,遠投近攻,就
進了好幾個球,那些教師看了都驚訝地說,看不出你斯斯文文的樣子,他媽的還
真是高手啊,兩兄弟都不錯。越飛肯定不錯,刑警隊副呢。

  打了大約個把小時,越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接上電話臉色馬上凝重起
來,不知道說了些什麽,拿上衣服,沖我留了句,我有急事要走了,告訴媽我今
晚不回家了,然後幾秒锺就沖出了大院。

  我估計八成出了案子,于是就自己上樓,嶽母幫我開門的時候,看我一身汗
漬漬的,呀地一聲,嗔怪地笑著說:「到哪瘋去了,怎麽成了這樣子?」

  我說:「媽,我和越飛哥在下面打球呢。」

  嶽母問:「你哥呢。」

  「哦,他有緊急案子,臨時走了,說今晚不回家了。」我進去隨手關上了門。

  嶽母「哦」了一聲,掀著我進屋,「快洗澡去,你姐今晚值晚班,也不回來
了,就咱娘倆吃。」

  嶽母掀我的時候,我腦袋 突然一陣激靈,她的手放在背上,推了一我陣,
我有種從未有過的熱感。嶽母愛屋及烏,對我也特別疼愛,但以前我沒對她有非
分之想,所以很自然,現在我老盤算著想肏她,可能感覺不一樣吧,我甚至想,
自己只要一轉身猛抱住她,然後就可以扒下她的衣服然後強悍地肏得她死去活來。

  當然,我哪敢那樣做,我轉過身來,做出很熱的樣子說:「媽,我沒帶衣服
呢,要不我回去洗。」汗味散發在嶽母的身前,她臉好象動了一下。

  嶽母怔了一下,「喲,我沒想到呢。算了,難得麻煩,穿你哥的吧,反正在
家 ,又不要穿得整齊。」說著就推我進了衛生間,關上門,說,「快點啊,我
這就幫你去取衣服。」

  我正洗著,聽到嶽母走過來的腳步聲,好象把衣服放在衛生間外面的架子上,
「擱這啦,我端菜去啊。」

  我在 面應了聲哎,忽然想到要能把嶽母拉進來一起洗澡,搓磨她的乳房和
下體,吸她的肉,那該多美啊,甚至幻想到用雞巴在衛生間 用各種動作猛肏著
她哀嚎不止的樣子。想著想著我不禁有點興奮,雞巴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挺了,我
趕快用冷水沖身子。開門取了衣服正要穿上,嶽母幫我拿的是夏季在家 穿的紅
色的長短褲和白色圓領汗衫,我發覺沒有內褲,喊了一聲:「媽,沒有內褲哪。」

  嶽母在餐廳 應:「你哥的內褲比較大,你穿不得,你就那樣將就著穿吧。」

  我心 一陣激蕩,感覺嶽母聲音好象也變得煽情一樣,其實嶽母當我是親兒
子一樣,所以不會介意這些細節。

  還好,雞巴雖然沒有完全軟下來,但越飛的褲子足夠大,所以下體好象沒有
看到硬物鼓起。家 開了空調,吃飯的時候嶽母一個勁地給我夾菜,讓我好感動,
她一直都是這樣,我覺得我對他有非分之想,真是禽獸不如。于是吃飯時居然沒
有胡思亂想。

  吃過飯後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嶽母去洗澡,我換了好幾個台,都沒興趣,
聽到衛生間 傳來水聲和輕輕的歌聲,我心 又有點亂起來,嶽母有個習慣,洗
澡時輕聲唱歌。我幻想著嶽母用手抹著全是泡泡的赤裸的身體,绯紅著臉,露出
一副誘人魂魄的樣子,加上水聲伴著歌聲,真有點說不出的自然美感,雞巴不由
又硬了起來,有種想要向衛生間沖去的噪動,手忍不住去摸雞巴自慰。

  正當我沈迷的時候,聽到衛生間開門的聲音,我清醒過來,急忙躺在沙發上
看電視。越飛哥家 四室兩廳,嶽母的房間要從客廳邊上經過,正對著我躺著的
沙發。

  伴隨著腳步聲,嶽母走過來,我的眼突然一亮,她居然只圍了一張浴巾,赤
著腳向房 走去,我趕快把眼光對著電視,但一切全在那一眨眼間躍入眼 。可
能是她沒想到我會對他有非分之念而毫無戒備之心,也可能是她對我們愛之至深,
這樣的情況也有過,所以他看了我一眼,看我正看英格蘭足球,順口溫柔地說了
聲,「就愛這個。」然後就進了房 。

  她白淨的脖子,水淋淋的臉,濕卷的頭發,修長的腿在我的眼 一掃而過,
讓我眼睛忽然之間被刺,忽然之間,充滿光芒,讓我不停地回味,這是個多麽誘
人的成熟身體啊,而且是貞烈之婦!要能上手,該是多麽快活!想著想著我全身
發熱,雖然開著空調,我還是感覺熱臊不已,連忙倒了杯冰水,二話沒說一咕呼
就喝了下去。


          二、初試嶽母方知老妪原有情欲

  嶽母在房 翻了一會,拿了什麽東西,又開門走了出來,我看著她走過的背
背影,手 拿著一張臉膜,原來是忘了拿做面膜的了,呵呵。她急急的腳步和豐
實的背,顯得非常地美而性感,搞音樂的,就是不一樣。

  正當我品味的時候,忽然聽到「啊!」的一聲從衛生間的方向傳來,接著是
實物落地的聲音「膨」了一下,我趕快走過去,看到嶽母躺在地下,腳在衛生間
,身體在門外,浴巾已經脫落。

  我眼 呆了,那是一幅怎樣的景狀啊!

  嶽母仰躺著,兩腳半張著擡起,左手臂撐著地板,右手放在脖子下面,浴巾
散在地下,水水的奶子挺著,黑黑的奶頭象熟透的葡萄,略鼓的小腹下一攝黑色
的屄毛,呈倒叁角地一覽無遺,就是看不到屄。她臉色痛苦而驚惶,整個姿勢象
是等待雞巴肏屄的樣子,全身發抖,一時風情浪豔,滑稽而美麗,刺激而迷人,
男人的原始欲望在此怎能不被撩亂!我雞巴猛然昂挺,撐得寬寬的長短褲鼓了起
來。

  雖然春宮迷人,但我沒有絲毫停頓,吃驚地喊了聲:「媽!」然後走近她,
把浴巾翻過來蓋上去,由于手忙腳亂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奶頭,我一手抖了
一下,心 一漾,眼 直冒光。但我腦瓜子理智不亂,何況母婿間的感情深厚,
我想要把她拉起來,她嗯嗯地嘴 哼了起來,好不容易喘過氣來:「別……別拉,
疼死我了……啊……」

  我連忙住手。怎麽辦呢?我心 一閃,計上心來,佯作驚慌地說:「媽,媽,
你怎麽樣了?別嚇我啊。」我聲音帶著哭腔,真他媽的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
有表演的天份,不過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不然我再什麽也表現不出來。

  嶽母突然笑了,不過因爲疼痛而笑得很勉強,「傻孩子,媽沒事……你把媽
抱……抱……到房 去。媽躺……一會就好了。」

  我聽了,伸出手來到他背後,輕輕地把她抱起來,嶽母不太重,估計一百一
左右吧,她受了傷,我不能太用力,于是輕輕地做每一個動作,左手在她脖子下
面,右手在他大腿上,軟軟地把她擡起來,感覺好象是在擡一板豆腐,軟彈彈的
非常舒服。

  她手右手好象傷了,只用身體的力量盡可能靠近我的胸部,全身幾乎沒有使
勁,我可以感覺到她軟綿綿的身體,柔柔軟軟的,她的右乳房正好半貼著我,而
我的左手從她左腋下抱著她,也剛好把她左乳房的上半部握住,我看著她的臉,
不知什麽時候有點紅了,剛才還是蒼白的呢。

  她眼睛水水的,看著我驚慌的表情,微微笑了,象是感激,又象是安慰我的
驚慌。我感覺到她認爲我出自對母愛真誠的情感,在做這一切,所以我盡可能把
她抱高點,不讓她碰我的褲檔下面,否則她的感覺就不一樣,我的感覺也會變,
心計也就落空了。

  我抱著她慢慢地走著,生怕一不小心把她給碰痛了,嶽母的身體剛洗過,有
點滑,浴巾不知什麽時候滑脫了,她的奶子和屄毛又顯山露水,讓我一覽無遺,
而我只瞟了一眼,就沒再看。嶽母的臉被這一幕羞染,紅得越來越深,心跳也加
快了,咚咚地直撞我的胸膛,我能用胸部和左手感覺到她心跳的變化,其實我也
是有心理準備的,而且努力控制自己,所以看不出什麽異樣,除了手心在冒汗。

  我把她抱進房 ,因爲浴巾是濕的,而且也有點髒,我慢慢地讓她坐在床上,
順手取掉了浴巾。對她說:「媽,我去取毛巾來給你。」

  她沒做聲,坐在床上沒動,看著她扭曲的打抖,可能是太痛了吧,她居然沒
有想到要去掩蓋她赤裸裸的身體。不過她身上全是水。我拿毛巾給她。

  她說:「文兒,你幫媽……擦擦吧。」

  我猶豫起來,心 一陣狂燥,我來?

  嶽母可能感覺到了我的「尬尴」,歎了歎氣說:「媽現在全身都疼,摔重了,
不能動。沒關系的,你幫媽來吧。」

  我假裝著戰戰兢兢的擦了起來,但我知道,嶽母是個傳統而貞潔的女子,不
能讓她看出我的非分之心來得太快,否則就沒戲了,也不能太慢,不然時間久了,
她就是不注意我也會露出馬腳。

  我從她的臉上擦起,輕輕地。擦到鼻子的時候,我略略捏了一下,到嘴巴的
時候,我稍稍壓了一下,到眼睛的時候,慢慢停了一下,到耳朵的時候,在耳朵
輕輕地掏,然後在耳垂上柔柔地磨了一會。這些敏感部位的刺激讓嶽母剛才平
靜的臉立即發熱起來,我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但她在努力控制。我從小
在武校習武直到初中畢業,對穴位和手勁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在和我老婆調情的
時候,試驗過不少,總能讓我老婆欲望如潰,沒想到這就用上了,而且居然是用
在嶽母身上。

  頭部擦完後我幫嶽母擦脖子,手掌在脖子上隔著毛巾張開,象沒點力氣一樣
地卡在嶽母的脖子上,慢慢地轉,她的呼吸急仲而粗犷起來,我連忙控制住我的
手不讓發抖。我是站著的,能看到她全身的反應,我的成就感慢慢地襲來,心
也得意起來,女人啊女人,才開始呢,就露了,本能慢慢地顯露。我慢慢地往下
擦,擦到鎖骨的時候,稍稍用了點力,嶽母嗯了一聲。

  我忙問:「媽,什麽了?」

  「沒什麽。」嶽母很快恢複平靜,沖我笑了笑。

  我慢慢地擦到乳房,加上點力邊擠邊拖,她的奶奶白白的,青青的血管可以
清楚地看到,這時我才發覺她的乳房還是有點兒垂,但不明顯,真地想不到那是
五十多歲老婦的奶子啊,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計劃和恩愛的老婆,我早就壓上去,
把她給狂熱地摧殘掉!擦過乳頭的時候,手指旋了一下,我能明顯地感覺到嶽母
張了嘴,差點喊出來。

  我立即把毛巾下移,幫她擦腹部,我知道不能刺激得過份,點到即止,不然
就會出現異外情況。在腹部我用力擦了兩下,然後轉到背上,使勁地拖擦,沒想
到她的背那樣光滑,肉肉的,在我的擠壓下,彈性豐滿,我還以爲是一層老皮,
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臉,我還真以爲是位二十幾歲的姑娘。嶽母全身都微微發紅,
額頭上也出了細細的汗,有種莫名的嬌羞,我看到她的本能被我誘出,有一種征
服的快感傳到雞巴上,我連忙轉過去,走到她背後,射了。

  嶽母微閉著眼,沒有發現,我趕緊趁機將毛巾伸進褲子 ,把精液擦幹淨。

  我已經站在她背後,她的奶子和肚子再次讓我放心地看個清楚,那兩個鼓鼓
的東西隨著呼吸上下揉動著,好象在誘惑我,讓剛噴過的我的雞巴居然仍舊熱血
噴漲,我連忙轉移視線,把毛巾粘了精液的那面往 對折了一下,幫她擦手,我
還真怕管不住,而且也怕時間久了引起懷疑,于是快速而輕巧地擦完了手和腳,
我才發現她右邊大腿和右手受了傷,尤其是大腿外側,烏了一大塊,估計摔得不
輕。

  我沒有擦她的下身,而是把毛巾給了她,她用左手自己擦,我則取了吹風幫
她吹頭,我天,她居然把毛巾翻了過來擦下身,媽呀,那 粘著我的精液啊,我
終于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跳,急劇加快起來,身子立刻退開一尺,怕嶽母聽到我
的心髒跳動的聲音。

  吹幹後,我轉過去幫她取衣服,我打開衣櫃的時候,看到了折得整整齊齊的
內褲和胸衣,估計有十幾套,大都是白色的,只有兩套黑的。

  嶽母說話了:「文兒,小衣服就不要了,你取件睡衣吧。」

  于是我幫她拿了一件薄薄的米黃色的睡衣,幫她穿上,然後扶著她慢慢地躺
下,臉上故作緊張,她看著我的表情,好象很感動又好象是很滿意地說:「兒子,
不要擔心,媽沒事的,你找藥來幫媽擦一下,右邊手腳有點痛,其它的部位都沒
事。」

  果然如此,可能剛開始摔的時候很疼,所以全身都感覺痛,而動彈不得,現
在恢複了才知道真正摔疼的是右邊手腳。

[ 本帖最後由 tesnying 于 2010-11-7 22:2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善了個哉的 金幣 +5 合格 2010-10-31 08:57
  
UID3805759 精華2 原創1 貼 威望210 點 貢獻512 值 贊助0 次 閱讀權限80 在線時間3191 小時 注冊時間2009-5-3 最後登錄2011-4-22 查看詳細資料

本貼共獲得感謝 X 58
TOP

作者的其他主題:
【黑燈舞廳】(古城尋歡記)(我的享受) 【合租的少婦】(同室的少婦) 【辦公室激情】(和美麗女同事在辦公室的淫亂故事) 【我美麗的妹妹】 【母女秘書】作者:不詳 【背叛】重發
senglin08
LEVEL 10



帖子5498 積分2538 金幣71283 枚 支持42 度 感謝11634 度 推廣0 人 注冊時間2009-5-3   

個人空間 發短消息 加爲好友 當前離線 查看寶箱  2樓 大 中 小 發表于 2010-10-30 23:09  只看該作者
          叁、老女人在我的按摩中春情撩亂

  我找來雲南白藥,噴在嶽母受傷的部位,輕輕地按摩起來,我左手拿著她的
手腕,右手沾上藥水,慢慢地上下搓摩,偶爾用勁快速地捏一會,這時嶽母會嗯
嗯地呻吟幾聲,我知道那是痛的,但她手上有點熱,估計有藥力的作用,也有感
覺的因素。按到大腿的時候,我兩只手同時沾藥搓,然後象做拉面一樣的雙手各
按大腿的一邊快速地搓揉起來,不時猛抖幾下,嶽母疼得嗯啊嗯啊地不時吟叫,
每當這樣我就問:「媽,受得了不?」

  嶽母臉紅紅地喘著氣,輕輕地說:「沒事,你那樣按藥才滲進去。」然後又
輕輕地呻吟,讓我聽起來神魂欲散,眼圈發熱。

  我發覺她從我幫她擦身子的時候就不時注意我的表情和下體,我早就會想到
這點,謝天謝地的是一米七八的越飛哥的大褲子,加上我的掩飾和泄了一次,雞
巴的變樣總沒有讓她看出來,而我的表情不用說了,除了關切就是驚慌。

  「媽,你忍著點,大腿烏了一大塊,我得幫你塗得久一些。」我蹲著身子專
注地搓摩著。

  她眼睛似乎有點濕:「文兒……」

  我忙打斷她:「媽,不要擔心啦,如果沒有緩解,我一會就帶你去醫院。」

  我耐心地摩著,不時換方式和手勁,大腿本是女人比較敏感的部位,又塗了
藥,所以容易發熱,我感覺到她沒傷的地方也慢慢地因爲充血而發紅,她的左手
不時地抓住床單,而傷的右手則輕微發抖。我是蹲著的,所以不擔心她注意我下
體,其實我雞巴早已經再度雄糾糾,夾在我的大腿深處,狂妄得不得了。我擦著
擦著,感覺到嶽母身體不時微微地扭動,她大腿根處的屄毛隱隱約約,好象粘住
了似的,她的臉微昂,呼吸不順,感覺好象很疼一樣。

  而我則微微地笑了,她的屄毛是被她屄 流出的淫水和毛巾帶過去的精液返
潮後弄的,女人的本性被我再度撩亂,她真是一條老母狗,原來在生理上征服一
個女人,那樣容易。

  想到嶽母被我弄得居然老而懷春,她嫩屄一陣抽畜,泄了。

  當晚我就睡在沙發上,沒有回家,第二天早上越飛和芸姐回來的時候,我還
沒醒,嶽母則已經醒了,躺在床上。

  芸姐看到嶽母的樣子,聞到刺激的藥味,驚叫了一聲:「媽,你怎麽了?」

  越飛聞聲也走了進去,關切地問:「媽,怎麽了?」

  兩人的驚叫把我吵醒,我正好聽到嶽母說話。

  「昨天洗完澡後我去洗衣服,哪知道摔了。」媽傷心地說,「多虧了一文,
昨天幫我塗藥弄了好久,還去藥店買藥給我吃。」

  嶽母居然不說實情,我心 狂跳了一下,一陣暖流通過,知道那實情說出來
不好見人,但嶽母怕羞卻讓我感到莫名的興奮,莫名的神往。

  「告訴你平時不要做,你非要做,你看看,你想嚇死我們啊。」那是芸姐的
聲音。

  芸姐聲音很好聽呢,一種溫柔的嗔怒。我心頭一熱。

  「你怎麽不給我們打電話呀。」越飛有點擔心地說。

  看著女兒責備的表情,嶽母笑笑說:「文兒準備給你們打電話的,我要他不
要打了,一個辦案一個在醫院值晚班,不能耽誤的,何況有文兒在呢。」

  確實,昨晚我準備打電話,嶽母制止了,但那也是我希望她做的。

  這時我擦著熏熏的眼爬起來,喊了聲:「越飛哥,姐。」

  芸姐走過來,看我樣兒,哈哈笑起來:「呀,看你平時還象個小夥子,什麽
穿了越飛的衣服就象個小屁孩了,哈哈。」

  我不好意思地讪笑著說:「昨天和越飛哥打球,到你們家 吃飯,沒衣服換,
就拿越飛哥的穿了。」

  芸笑起來很好看,我看了一眼臉就紅了,大姨子呢。

  芸姐平時老喜歡調侃我這個妹夫,沒法了,呵呵。

  越飛走過來,問我:「藥呢,我幫媽擦藥去。」

  這時我已經發現,嶽母穿了長褲,她自己慢慢穿上去的吧,想起昨天晚上,
我心 熱烘烘的。

  我忙說:「哥,還是我來吧,你累了一通霄,雖然說你是警察,人也不是鐵
打的,你還是休息會吧。」

  芸姐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拿了藥,幫嶽母塗上了,「還是我來吧,你們這些
男人,哪會做這些事。」

  越飛哥聽了,沖我扮個鬼臉,坐了下去。

  我轉過去看到芸姐正蹲著幫嶽母搓摩手臂,由于穿著短衣,腰上頓時走了光,
好白的皮膚啊,膩膩的,椎骨略現,腰很細,胸卻不小,一搖一搖的的屁股圓圓
的,一束黑色的巴尾落在背上,身材比我老婆還要中看,我老婆是屬于豐滿型的,
而芸姐是屬于苗條型的,我真有點兒羨慕越飛哥了,這樣的女人肏起來很有骨感。

  芸姐正摩著,哪知道嶽母嗯啊了幾聲,埋怨說:「你還護師呢,我痛死了。」

  芸姐看著嶽母冒出汗珠的額頭,一下子慌了:「媽,媽,你怎麽了?」

  「丫頭,你要我死啊。」媽氣喘籲籲地說。

  這時越飛已經過去,拿過藥瓶,說:「芸兒,還是我來吧。」說著就摩了上
去,輕輕的。

  嶽母舒服了一些,「嗯,不錯,真不知道你這個丫頭什麽當護師的,連個大
老粗都不如。」

  芸兒臉紅了,芸姐不象我老婆那樣開朗,她是個性格內向的女子,漫柔可親,
所以沒吱聲,輕輕地說了聲:「我去做早餐。」然後就去廚房了。

  「媽,好些了媽?」越飛邊摩邊說,「不適應要告訴我呀。」

  「嗯,不錯,只是你那雙大手太粗糙了,有點肉麻又不敢笑。」嶽母說著居
然紅了。

  越飛也沒注意到,只是笑笑,「媽,咱幹警察的,天天練散打,不粗才怪。」

  我看了,忽然計上心來,走過去:「哥,還是我來吧,你那手感象毛毛蟲樣
的。嘻嘻。」

  越飛沖我揮了拳頭,「你丫小子……」笑呵呵地走開。

  芸姐在廚房 也笑了,「哈哈,毛毛蟲,拐了,以後你摸我我光想想也會肉
麻了。一文你這混蛋小子怎麽盡用些恐怖的詞兒來形容啊!」我聽了心中一陣酥
麻,狗麽的,越飛的那大毛毛蟲大毛毛卵蛋不是經常撈嗎?

  我手已經在滿屋的笑聲中,握上了嶽母的手腕,另一只手已經輕輕地摸索了
上去,偶然用點力氣搖兩下。笑母的手微微發熱,此時正聽到芸姐的話,也笑了,
臉紅紅的。

  按到大腿的時候,我發覺嶽母已經微閉著眼,香氣輕籲。我的手在大腿上有
節奏地動作,不時刺激一下接近大腿根處的地方,嶽母就會有反應,那就是輕輕
地發抖,我知道她會注意到我,我也是專心地一本正經,其實我知道不能胡來,
越飛和芸姐都是專業人物,容易覺察的,我慢慢地來,久了嶽母扭會扭身子,而
我發覺她褲檔部位似乎有點潤潤的,昨天的淫水和精液還殘留在屄毛 呢,我想。

  這樣嶽母養傷期間,我幾乎天天去幫她按摩塗藥,有時我老婆也會裝模作樣
地幫下忙,但她一個嬌嬌的小女,根本做不了那些,只是親情和母愛的因素表示
一下而已了。每一次我按摩,也都是一本正經的,但我盡可能變著手法,不時刺
激一些敏感部位,讓嶽母産生一些異樣的感覺而又不至于懷疑。

        四、肉體的疊宏起伏堅定了我征服的欲念

  很快學校期末考試了,我老婆和其它縣市的學校交換監考要出去叁天,這天
剛好星期天,本想找越飛開車出去玩的,但越飛因警務昨天出差去廣州了,芸姐
也要上班。一般的情況下,越飛出差的時候,芸姐就要調班整天上班,越飛回來
後就休假。這天剛好是玲玲過生日,于是我和嶽母就帶著玲玲開車去了市郊的萬
源湖玩。

  萬源湖是我市最好的風景區,湖邊是山和森林,湖 的水源衆多,大都是溪
流,源源不絕,因此得名萬源湖。

  我開著重慶長安,玲玲坐我邊上,可能是我長得挺陽光的而又容易相處的緣
故,成一家人後玲玲和我的關系特別好,對我感覺特別親切,一路上不停地我問
這問哪,我也挺開心,逗著她樂,嶽母看著我們,也很開心,可能他覺得我這個
女婿很隨和博學多知,又懂得生活吧。

  玲玲十六歲了,長得特象蘇有朋演的《依天屠龍記》 的小昭,我平時也稱
她爲小昭,這樣號久了居然也喊開了。小丫頭十六歲,長得卻水靈靈,又嬌又媚,
穿著粉紅色的襯衫,淺綠色的休閑褲,紅色的學生皮鞋,一束馬尾如瀑,胸剛剛
發育,直挺挺的,不大。

  我邊逗著她笑,邊體味著她的氣息,不時瞟瞟她炫目的麗影,慢慢地不由淫
想,這妞兒要能上手,準別有一番風情。不過我知道不能亂來,而且得從長計議,
哪怕是叁年五年後。要肏得先肏後面那位,雖然多年老井,但已經證明在性本能
方面容易剌激的,且源頭仍豐,然後,然後……我想起了柔柔細細的芸。

  我把車停在湖邊的停車場上,就和嶽母帶著玲玲劃船,燒烤,踩溪水,玩得
不亦樂乎。玲玲玲珑的身材和嬌麗的面容不時吸引著我的目光,而我卻裝著天真
得毫無邪念,嶽母則老成地看著我們玩。我也不時注意著她,本能地産生起幻想
來,要能在這 刺激她一下也不錯,想著想著,雞巴悄悄地硬了起來。

  到了十點多锺,夏天的太陽辣了起來。玲玲怕曬,吵著要去林 面玩。我靈
機一動,就答應了,嶽母自然哄著孫女。

  進了林 ,我爲了照顧嶽母,走在最後,嶽母年紀畢竟有點兒大了,走路不
象我們那樣又快又穩,而且林 刺多,東躲西閃的,嶽母不時搖搖欲墜,我則不
時扶住她,幾次都碰到了她的胸和腰,她不經意的激靈讓我感到快意。雖然年紀
大了,但她的臉皮沒有皺紋,也沒有斑痕,真是徐娘雖老,風韻更濃啊,所以看
起來仍然很舒服,特別那種一驚一乍的表情,如果沒有玲玲,說不定我真地會把
她壓在森林 ,赤光光地肏得她熬熬亂叫。

  玲玲看我們太慢,一個勁地催,嶽母見了,告訴我說:「文兒,我體力不行,
就在這等你們吧,你和玲玲去,當心點,別讓她胡來啊。明天考試呢。」

  我有點舍不得,但仍然很爽快地應了聲,就沖了上去:「小昭,我看你往哪
跑,看我楊逍不活捉了你!」

  玲玲樂得哈哈大笑,嶽母聽到我的話,也笑了:「唉,還那樣頑皮。」然後
大聲說:「我在山下等你們,你們注意安全啊。」

  我追著玲玲往山上跑,林 本來比較潮濕,山路也沒什麽人走,所以特別滑,
沒想到要爬山,所以我穿著皮鞋,走得很踉跄,玲玲轉過身來看沖著我指手劃腳
:「楊左使,你輕功不錯啊,學起淩波微步來啦……哈哈。」弄得我哭笑不是。

  玲玲也高興得太早了,笑得東倒西歪的,一不留神腳下一滑倒了下來,我臉
一下子發白,看著她整個人直往前撲,臉上充滿驚恐之色,我顧不了那麽多,趕
緊往上沖了幾步,接住她,順便側著往邊上草叢 一倒,屁股著實撞了一下。

  玲玲壓在我身上,驚恐未定地看著我,我們的臉貼得很近,她可以看到我疼
得變樣的臉,我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氣息和少女淡淡的幽香,若近若遠地飄進我
的鼻子 ,讓我慢慢地有點幻迷。她的胸貼在我的胸上,結實的小乳房頂著我,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她雙手撐在我肩上,小女孩身高一米六一,下身正頂
著我的雞巴上,雖然我沒有挺,她仍然能感覺到那 是一根鼓鼓的肉棒,因爲貼
得很緊。這樣的場面讓我雞巴慢慢地變硬起來,我忙若無其事地推開她的雙肩讓
她起來:「小昭你嚇死楊逍了,沒摔著吧。」

  玲玲臉一下子紅了,那種女人羞澀的紅,垂下頭說:「沒呢,叔叔,你傷哪
了。」

  「叔叔沒事,咱們繼續爬呀。」我爽朗地笑了。

  小姑娘也笑了,但笑得有點不大自然,我心 一漾:「山上哪門派的,竟敢
使鬼計暗算我明教教主,明教光明左使楊逍來也!」

  轉過頭看著小丫頭被我突然逗得花枝亂顫的樣子,那結實的粉紅胸脯歡快地
蹦哒著,我心 忍不住感慨,好美的風光,勝過了勝過了腳下勝景的萬源歸湖,
衆綠聚水。

  想著剛才的那一瞬間,雞巴一松,我下身濕了。

  玲玲不在我老婆和嶽母的學校,而是在實驗中學,中午我們回到市 ,在實
驗中學附近找了個酒店,要了間包房,玲玲的幾個同學也來了。其實玲玲今天也
吃得多了,女孩子又怕肥,她的同學也是,大家在包房 吃了蛋糕鬧了一會就去
學校了,明天要期末考試了呢。

  想到期末考試,我想到過兩天都回來了,家 人一多,我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這幾天一定要把嶽母搞下來。

  看著滿桌的菜,還有那瓶只喝了一半的葡萄酒,我忽然來了靈感,笑著對嶽
母說:「媽,這丫頭不吃,咱們自己吃,一天了,您也沒吃什麽東西。」

  嶽母說:「嗯,文兒,咱們自己吃,晚上回去就不弄飯了。」

  吃著吃著我借口方便出去了一會,去櫃台買了粒藥,這酒店我來過幾回,市
幾個貪官玩小姐的時候,就在櫃台買藥,我早知道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我
把藥粒掰了一小塊下來,其余的放進袋子 。進了包廂,坐在嶽母邊上的椅子上,
我倒了一杯酒給自己,然後倒了小半杯趁嶽母不注意把藥放了進去,遞到嶽母面
前:「媽媽,來,今天玲玲生日,剛才您沒得喝,我敬你一杯,您不能喝酒,就
喝這麽點吧。」

  嶽母滴酒不沾的,但剛才我的話讓她不好拒絕,而且也只有小半杯,還是紅
酒,她幾乎沒有猶豫,就喝了下去。

  「媽,您不知道,喝點葡萄酒可以美容呢,您都五十幾歲了,還保養這麽好,
再喝點酒,更有用了。」

  我甜甜的嘴吧讓嶽母臉一下子紅霞潋豔起來,「呵呵,你真會逗媽開心。」

  我連喝了兩杯,嶽母見了:「少喝點啊,別醉了。」

  「沒事,媽,玲玲生日嘛,咱們家相處得這麽無間,我開心著哪。」我滿眼
誠摯地看著嶽母,「媽,都是您教得好,娶了雨,我感到好幸福,我一生一世,
都會對她好,對您好,還有對芸姐他們好。」

  嶽母知道我有點酒量,就是平時不喝,在家 只和越飛喝。所以她知道我沒
醉,說的話是真誠的,可能是音樂人容易感動吧,她地抹了一下眼睛,藥已經開
始起作用,她紅著臉說:「文兒,你是個好孩子,小雨和你在一起,我放心了。

  這一生啊,我沒有什麽遺憾了。」

  我看著她濕濕的眼,關心地輕輕說:「媽,您怎麽了。」

  她伸出手來摸我的臉:「沒事,媽高興哪。」我心 一熱,看著她因爲發熱
而臉紅的妩媚,雞巴早起挺得翹翹的。任她在臉上輕輕地摸,我很冷靜,剛才我
藥只放了一點,就是不能太刺激她,否則會讓她看破,而又不能在包廂 胡來。

  但又要讓她有點感覺,不然回不方便引誘她的感覺。

  我們在 面說了一會母子親情,我看到她有點不大自然地扭動著雙腳,大腿
根處不停地輕輕磨擦,在她胸脯起伏漸大的時候,我倒了杯水給她:「媽,您真
地喝不得酒啊,才那麽點就臉紅了,不過真地很好看,來,喝口水吧。」

  嶽母接過水,仿佛清醒了不少,把水喝了下去,臉上還是止不住散發出的熱
氣。

  我趁機喊小姐結帳,然後就登上了重慶長安。

  「文兒,你喝了酒,慢點開。」

  我慢慢地開著車,不時看著坐在邊上的老美人,平靜了不少,但胸脯的起伏
仍然感覺得到。我想不能送她回去,于是說:「媽,這幾天芸姐他們不在家,雨
也出去了,我一個人住挺空的,您就住我那去吧,方便些。」

  因爲經常住我們那,嶽母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那藥用得特少,作用不久就散了,進屋後,我感覺到嶽母神情已經完全恢複,
但她臉上的微熱仍然欲去還留。

[ 本帖最後由 senglin08 于 2010-10-31 00:08 編輯 ]
UID3805759 精華2 原創1 貼 威望210 點 貢獻512 值 贊助0 次 閱讀權限80 在線時間3191 小時 注冊時間2009-5-3 最後登錄2011-4-22 查看詳細資料
TOP


senglin08
LEVEL 10



帖子5498 積分2538 金幣71283 枚 支持42 度 感謝11634 度 推廣0 人 注冊時間2009-5-3   

個人空間 發短消息 加爲好友 當前離線 查看寶箱  3樓 大 中 小 發表于 2010-10-30 23:10  只看該作者
            五、初上嶽母驚心動魄

  進了屋,我拿出雨的一件粉紅的睡衣給嶽母:「媽,您洗個澡吧。您在大衛
生間 洗,我在臥室的衛生間洗。」假裝沒注意到她有話要說,不等她回答,我
就轉身進房了,然後關上了房門。

  其實我沒進去,而是從房門的門孔 看著嶽母,我知道她想要內褲,但怎麽
可以呢,而且我特意拿了件粉紅的睡衣。我看著嶽母在那 呆了一呆,然後紅著
臉向衛生間走去。

  我兩叁下就洗完了。出來坐到沙發 ,把電視打開,聲音開得平比常大,開
了空調後把窗簾全拉上了。一會,嶽母也出來了,我一看她出來,心 頭不禁閃
了一下,哇,好美,粉紅撩情的睡衣,紅濕濕的臉,由于沒有幫她取內衣,她的
胸在睡衣 鼓鼓的,下體的倒叁角似乎約約可見,兩只小腿豐實而光潤,頭發用
毛巾包起來,活脫脫一支老杏。

  今晚我一定要老杏出牆!心 不禁蠢蠢欲動。

  我假裝沒看她,而是拿起身邊的吹風機,說:「媽,您坐著吹頭發吧,我去
拿些冷食。」然後到冰霜 倒了兩杯草黴,放了一杯在茶幾上。

  嶽母已經開始吹頭發了。

  「媽,今天累了吧,走了一天。」

  「嗯,還真有點累。」嶽母應著說,「今晚得好好休息一下。」

  「媽,我來幫你按摩吧。可以減減乏。不然兩叁天都會感覺疼。」不容她分
說,我手已經搭了上去。可能是前向我幫她塗了一段時間的藥吧,也可能是不方
便拒絕我的真誠,她居然很自然地接受了。

  以前的按摩是傷口部位,這回可以全身,我默默地記著練武時學的穴位口訣,
從肩膀開始,慢慢地用勁按了下去。

  「噓……」一陣痛感的舒服讓嶽母忍不住呼出氣來。

  我在她的肩上,按了好久,然後按到後腦,然後捶背。完後我輕輕抓起她的
手,在臂上揉了起來,嶽母此時已經吹完頭發,因爲舒服,慢慢地閉上眼睛,任
我在她的手上遊蕩,我不時靠近她的腋處點磨一下,惹得她忍不住打激靈,胸一
起一伏。按到手掌的時候,我使勁地磨著她的指頭,不時用上點陰力捏,每當她
啊地要喊出來,我立即輕輕地用指甲刮她的手掌,她舒服得啊還沒有喊出來,直
籲氣,坐在那 胸蕩漾如海浪沖岸,一浪接著一浪,雖然她盡可能放得平緩,但
還是經不住,喉嚨打滾的聲音讓我感覺到她在咽口水。

  在她頭細汗微出的時候,我移動到了頭部。先按她的太陽穴,讓她感到全身
精神不再緊張,我知道要讓她放松一下,才會對下面的緊張不會有太多的警惕,
而且按摩要按正規途徑來,不然她也會懷疑。從太陽穴出來後我輕輕地磨擦她的
耳廓,她又發熱起來,我從上面可以看到她乳房的上半部,紅通通的,血管也變
成了紅色,慢慢地讓下蠕動著,好一張春宮啊,我雞巴已經狂挺不已,噴薄欲出。

  我手沒有停,移到敏感地帶耳垂,揉啊揉,嶽母呼吸急促起來,胸已經慢慢
地抖動,幅度越來越大,我已經感覺到了她心跳的聲音。然後我的手移動到眼部,
幫她刮眼框,再輕輕地從臉滑向下巴,在下巴加點力氣摩了摩好一會,最後用手
指甲刮她的嘴唇,輕輕地刮過來,看到她的胸上跳,又輕輕地刮過去。

  如此一會,她鼻尖冒出細汗,偶爾發出一聲細細的呻吟,兩腳並胧,我知道
可以按摩腿了,于是兩掌相握,在她頭上輕輕捶了一會,嶽母在我如此翻弄之下,
又平靜下來,但表情複雜而羞澀。我佯裝毫無異狀,輕輕地對她說:「媽,您躺
下來,我幫您按腳。」

  她僵在那 不動,我輕輕地扶著她躺在沙發上。

  從大腿按起,大腿是最敏感的,而且又按又搖的,不一會嶽母又變樣了,臉
也慢慢地紅起來,由于躺著,胸的起伏比剛才更加明顯,我不時刺激一下大腿根
內側,淋巴集結處,每一次她都僵住,腳因受不了而不住地收屈,全身發抖。每
當如此,我就去按小腿,由于隔著睡衣,我按得比較用力,讓睡衣貼緊她的身體,
這樣胸的曲線就完全撐出來,而且大腿根處的形狀也慢慢地顯現,經過了十多分
锺的大腿刺激以後,我發覺她的叁角地帶把睡衣吸住了,我知道那 肯定泛濫了,
不禁心神怡蕩,雞巴一漲,差點噴出來,我連忙收住。我知道該讓嶽母再次清醒
了,于是做起足底按摩來,對著穴位用指頭猛頂,她痛得啊啊起來。

  我連忙說:「媽,足底按摩有點疼,但疼過後很舒服的,你忍著點,實在不
行你告訴我啊。」

  嶽母看著我頭上點點滴滴的汗,感動而略有歉意地說:「兒子,沒事的,你
按吧,好舒服。」她的聲音象是從喉嚨 發出來一樣,婉如被男人狂肏時發出的
吟聲。其實我的汗不僅是累的,也有緊張的,還有刺激的。

  清醒過後,我說:「媽,最後是腹部了,你要注意配合我,特別在呼吸上。」

  嶽母看著我頭上的汗水,關心地說:「孩子,休息一下吧。」象是想起了什
麽似的,她問我:「你是不是經常去做這些啊,怎麽那樣熟悉手法?」

  我估計她會有這樣一問,早準備好了,而且也不是騙她:「哪 啊,雨兒經
常要我給她按摩,她做過,所以教我什麽按呢。我最怕肉麻,做不得那些,雨兒
掏我兩下我都會受不了而大笑不止呢。」

  「呵呵,原來是那個鬼丫頭,真能折騰人。」嶽母對我的回答很滿意,也很
高興,「怕肉麻的人很疼老婆呢,小雨真幸福,只是讓你委屈了。」

  「哪 呢,媽,我只要看到小雨快樂,什麽我都願意。」我邊動情地說邊把
手慢慢地放到嶽母的腹部,慢慢地擠壓起來,「媽,我壓的時候你吸氣,我松的
時候,你放松。」嶽母在我慢慢的擠壓和放松下,有規律地配合著,她閉著眼,
仿佛一尊女神,略顯蒼老而充滿豐韻,我的手偶然摸接近乳房的地方,或是伸進
乳溝的入口入,她全身輕輕地一陣抽畜,同時我不時地再度刺激大腿根的淋巴結,
讓她反映更大,呼吸急促而短暫,兩眼半睜半閉的有點兒迷離。她的喉嚨不停地
吸口水,嘴唇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變得幹燥。

  嶽母已經變成幹柴,而且對我防備之心也大減。

  我知道她性需要肯定上來了,但心理需要可能一點都沒有,所以得強制執行
了,此時要不肏,估計以後不可能有機會了。我狠狠地一咬牙,心意已決。

  我的一只手停在她心髒的位置上,慢慢地摩,她可能感覺我好象是要摩平她
的心跳,實際的結果是讓她心跳更加快,另一只手已經慢慢地移到小腹的下面,
感覺到了毛毛的麻沙。

  我兩手不停地撫摸了一陣,一只手悄悄地解開睡衣的帶子,我心 面鼓鼓地
跳,衣帶一解,就等于不能猶豫了,一定要肏了這個老女人!我的眼睛因充血而
發紅,象即將撕殺的勇士。解完衣帶後,我的手完全摸上了她的屄毛部位並慢慢
地揉摸和下移,另一只手已經摸上了乳房,她的胸脯急劇地跳動著。幾度又燒又
滅的大火此時現次極度旺盛,嶽母已經暫時失去了理智,性欲的狂潮也讓她呻吟
起來,我一只手不停地磨她,另一只手脫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雞巴呼啦一下彈
了出來,青筋暴漲!

  我用手輕輕地打開嶽母的衣服,身體慢慢地靠近,雞巴對著她的大腿根處,
看著她的臉,心髒要爆炸似地跳個不停,但我看到她誘人的胴體,眼 噴火,毫
不含糊地壓了下去……

  當雞巴碰到她嫩屄的時候,嶽母突然驚醒了,她驚恐萬狀,條件反射地要彈
開我,但我已經壓下去,右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脖子,左手抓住她要掀我雙手的
中指和食指,往後搬壓在沙發的邊靠上,看著她紅通而驚恐的表情,眼 充滿血
絲,男人原始的野性頓時噴發。她屄 早已經泛濫成災,我雞巴很輕松地就肏了
進去。

  哇,老女人的屄好緊,雖然水淫淫的,但好久沒有被男人肏了,加上緊張,
所以收縮得很緊,夾得我差點忍不住要噴,我急忙兩腿一並往下一用力,全身都
壓住了嶽母,此時她還沒有反映過來,除了手,身體居然沒有動!

  「啊……你……你幹……什麽?」突然,我還沒有開始動作,她已經反應過
來,拼命地扭動身體,兩腳劇烈地彈起來,我死死地抱住她,把她的乳房壓得平
平的,兩只腳狠狠地頂住下面,看著她驚惶失措的表情,我把屁股猛擡了一下,
然後重重地再度突然壓下去,「漬……」的一聲,我們都能聽到她下體被我穿透
的聲音。

  「你放開我!,畜牲!」她低吼著,烈女就是烈女,任屄 淫水橫流,氣度
不改,「我要……殺了你!啊……」她的聲音被我再一次猛肏中窒息下去。

  「媽,我要你,我就要你。」我死死地勾住她的脖子,不讓她頭部活動,強
奸女人如果能看他們的表情,那是最刺激的事情,我嘴巴吻了上去,貼著她的臉,
看著她的眼睛,屁股快速地擡起來再壓下去,猛烈而迅速地抽動雞巴,她的眼神
變了,那失神的眼睛和開始淩亂的頭發讓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象一匹
野馬,瘋狂地在她的肉體上馳騁,仿佛那 就是我生命中最寬闊最富饒的草原。

  每一次都重重地撞擊她的嫩屄深處,感受她失頻的心跳,看著她失神的眼,
驚慌無度的表情,我愈發猛烈,根本不管她的死活,狠狠的肏屄。

  女人天生就是讓男人征服的!

  女人天生就是要讓男人肏的!

  我再度湊下臉去,對著她的臉發瘋地吻了起來,她扭動著想掙脫我,但沒起
作用,頭已經被我用手勾住,另一只手已經被我抓住,腳也因爲我剛才猛烈的肏
屄而癱了下來。

  我狂吻著她的臉,然後是嘴、眼睛、鼻子,耳朵……然後在她的脖子上用牙
齒猛啃,此時的我失去了理智,我只知道我就是甯願死了也要推殘她!肏透她!

  征服她!我眼世界 只有肉體,女人和性!

  我仍然不改姿勢,雞馬狠狠地肏屄著她的嫩屄,雖然因爲恐慌而沒有再分泌,
她的屄 因爲先前的水沒有幹,濕潤恰到適處,肏起來緊巴巴的,由于緊張,她
的嫩屄口在每一次雞巴進攻時劇烈地收縮著,緊緊地扣住我的雞巴,要不是我在
瘋狂之中,早泄了十次八次了,人生第一次經曆如此刺激的肏屄,而且是和自己
的嶽母肏屄,我魂魄都亂了,全身都在發抖!

  嶽母也在發抖,不過她是因爲驚恐,因爲她最信任,最喜愛的女婿在壓著她,
狂妄地肏著她久未逢雨而快幹涸的嫩屄!

  她的頭發已經在我強烈的肏屄和狂亂的吻中淩亂無章,粉紅的睡衣還在身上,
隨著我的肏屄,象古戰場飄揚的旌旗,表情痛苦,扭曲著臉啊啊的呻吟不絕于耳。

  那不是快感,那是被強暴的莫名的恐懼和傷痛!這樣淫穢絕頂的鏡頭讓我感
到性欲無比的滿足,無比的高漲,無比的斑瀾……

  看著嶽母反抗力衰弱下來,我放松了手,撐起身子,快速肏著她的嫩屄,現
在我可以看到她的乳房了,那剛才被我壓得貶貶的乳房又挺了,一抖一抖地似乎
在數著我肏屄的次數。嶽母此刻也緩過來,又要掀我,我見狀立即又壓了下去:
「媽,媽,我要你!我要和你猛烈地肏屄!」我狠狠地地把屁股再次挺下去,感
受那「漬……」的進入聲和被嫩屄突然扣緊的感覺,緊張激烈地全身揮汗如雨。

  嶽母張著嘴,正要說話,我嘴急忙壓了下去,讓她窒息下來,然後又是一陣
沒完沒了的肏屄,我才放開她的嘴:「媽,你讓我肏吧,我受不了,我要泄了。」

  在嶽母粗犷的呼吸中,她的雙腿因爲嫩屄的疼痛而收曲起來,嫩屄縮得更緊
了,扣得我雞巴進去容易,出來感覺到阻力特別地大,象是要留住我一樣,而嶽
母也因爲傷心和疼痛而流出了眼淚,這活血生腥的一幕讓我實在受不了啦。啊……

  「突……」雞巴突然一震動,「突突……」再震動,精液象叁峽泄洪一樣,
狂噴而出。

  「啊……不……行……」嶽母條件反向似地拼命要推開我,嚎叫著狂亂顫抖
起來,我一陣陣快感在這樣的沖擊下,更加狂熱,死死地抱住她,任憑精液在她
的屄 肆虐,哪怕沖毀了重慶、淹沒了武漢、吞唑了南京、甚至抹去了上海……

  許久許久,我感覺到噴了好久,我從來沒有在一次肏屄中,泄得這麽久,一
股一股地,直沖出去,仿佛要抽盡我的精血。

  嶽母精神錯亂地被我壓在下面,好久我才慢慢地爬起來,感覺到好累,腰好
酸啊,雖然開著空調,但汗水還沒有幹,也不知道流了多少。

  看到嶽母乳房靜靜地挺在那 ,雙腿大大地張開著,因劇痛而不能及時並攏,
嫩屄已經看得清清楚楚,象肥肥的花,陰蒂象粒小小的玉米豎在那 ,屄毛已經
幹燥了,嫩屄紅潤潤的,她一陣抽畜, 面乳白色的精液突地冒了出來,順著屄
縫流到粉紅的睡衣上。再抽畜,又一股精液溢出,流下來,嶽母象緩過氣來似的,
慢慢地不停抽畜,低泣起來,嫩屄猶如趵突泉,在她的低泣和抽畜中不停地噴出
我剛才射進去的傑作,整一副淫穢的春宮入眼,關不住……

  我站在那 ,看呆了,真是一眼豐饒的間歇泉啊,亮潔晶晶的騷水,一股一
股……

  雞巴因爲噴得太多,早軟了下來。

  怎麽辦?清醒後的我慌了。全身十冒冷汗,如從油爐跌入冰宮,天堂掉地地
獄,恐懼和無從冷酷地襲上心頭。

  想到我如花似玉的老婆,想到嶽母平時待我勝如親子,我突然臉如死灰。

  怎麽辦?我看著慢慢清醒和恢複的嶽母,嚇在那 呆住了。

  「媽啊……」我嚎了一聲,頓時暈倒在地板上,當然是假裝的。

  嶽母一下子被我這個反應驚住了,忘了她此時寬衣解帶,望了她淫水在流,
突然滑到地板上抱起我的上身,慌亂地喊起來:「文兒!文兒!你怎麽啦,你醒
醒啊,醒醒啊……」聲音充滿恐慌和哭腔。

  嶽母混亂之中好象想起了什麽,忙用手指掐住我的鼻子下面。就在嶽母不斷
變化的反應中,我心 想到嶽母對我平時的態度和此時的表現,我心 動情了,
她對我那麽好,而我卻老想打她的主意,並真地強奸了她,她可是視貞潔如生命
的女人啊,以後怎麽辦?怎麽辦啊?

  我越想越動情,情不自禁。在她掐我的上颌時,一下,兩下,我突然轉醒過
來,「媽啊……媽媽……」我放聲痛苦,這時的感情是真的,哭也是真的,越想
她的好,我越傷心,還真地哭得天花亂墜。「我不是人,我畜生哪,我這是做了
什麽啊?」

  我揮起手,看著嶽母流下的淚水心 悔恨極了,猛然抽了自己幾個耳光,嶽
母一下子怔住了,沒反應過來,我的嘴角已經流出血來。

  嶽母忙抱住我的頭,貼在她的胸部,哭出聲來:「孩子……造虐啊……」

  我的臉貼在她的乳房上,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剛才肏她的時候也是胸貼,
但那時只顧著感覺嘴巴、雞巴和眼晴去了,沒顧著胸。現在才感覺到嶽母的胸軟
軟的,但很充實,乳頭象粒葡萄頂在我的臉上,真地很享受。那 可是我老婆和
大姨子幼時的搖籃啊,一陣暖流沖上來,溫暖了我,讓我慢慢地不再感覺冷汗的
冰涼和冷酷。

  但我不敢享受,而是繼續哭著:「媽……媽……我錯了……我該死啊……啊
……」

  我站起來,就要沖向牆壁,嶽母見了,忙站起來拉住我:「啊……孩子……

  你不能啊……你讓我什麽向雨兒交待啊……」

  我順勢在她拉扯之下,和她一起倒在沙發上,她抓著我的手,在我的順帶之
下,把我壓在沙發上。我的目光呆滯著,語無倫次。

  嶽母急了:「孩子,孩子……你不要想不開啊,是媽不好,媽不好……不該
穿得那樣讓你受到誘惑……你是男人啊……」

  我呆了好久,好久,嶽母也呆了好久好久,好象忘了她自己衣還沒扣,我還
在被她赤裸著壓在身下,貞烈之女遇上此等事,可能也嚇得蒙傻了。

  不知道什麽時候,嶽母好象看到了什麽,「刷」地全身在顫粟中被刷紅,手
忙腳亂地從我身上爬起,才急忙取來褲子幫我套上去。我裝著呆在那 ,心 不
禁覺得又傳奇又好笑,看著天花板,我發現嶽母看到我那軟軟的雞巴,忽然有種
什麽樣的眼神一閃而過,臉居然微紅了一下。

  我忽然冷不丁冒出了一句:「我要是陽痿就好了。」

  「陽……痿……」嶽母驚了一下,可能是想到我和雨兒還沒有小孩,可能想
到了女兒的幸福,居然脫口而出,「孩子,你不會吧……」然後象是自言自語地
說了句,「說不定這樣的刺激可能真會讓他陽痿的。」然後她居然嚇得拉開我的
褲子,手掏進去,摸了摸我的雞巴,我嚇了一跳,不知道她要幹什麽,幸好嶽母
摸了摸,說了聲不會吧。然後伸手抱住我:「孩子,不會吧……」看我沒應,她
搖了搖我驚駭地喊了起來:「孩子,孩子……你叫媽啊,叫聲媽啊。」

  幸好剛才泄得多,雞巴沒硬起來,我顫動著叫了聲:「媽……」然後掙脫她
跪了下去。


  六、一夜兩肏丈母娘,精神飛渡

  嶽母把我拉起來,可能我的表現讓她看出了我是一時迷糊,走火入魔而已,
抱住我的頭:「孩子……」這樣抱了一陣,可能感覺到了奶頭埋在我頭發 ,她
才發現自己衣服沒有扣,于是連忙把睡衣帶子系上,臉上紅紅的象個熟桃。

  我們在沙發上呆坐著,好好好久。直到天都黑了,嶽母才輕輕地拉著我的手,
看著我說:「孩子,事情過去了,你不要想多了。咱們都不要把這事說出去,知
道嗎?」

  我低下頭,爲自己的無恥而愧疚地說:「媽……」

  嶽母看著我,傷心的說:「好啦。好啦,不要想了。媽給你倒杯冷食。」

  我感覺她的心還在很亂。

  草黴,紅色的草莓。

  看著我喝了下去,嶽母突然想起了什麽,有點沈重地說:「孩子,你不會因
爲這事而……那個……那個……」

  「什麽呢?媽。」我猜到了她想說什麽,但裝著不知道,並盡控制自己不去
想性,而是想廁所、垃圾,這樣雞巴就不容易硬起來。

  嶽母歎了口氣,平了平身子,對我說:「文兒,媽說的你不要想多,媽是怕
你受了刺激……那東西……陽……痿了……不行……」

  我呆住了,雖然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我還是呆住了。

  嶽母看我呆住了,怕我又想多,忙說:「孩子,不要怕,讓媽媽幫你看看。」

  我心 一陣激靈,突突起來,但我呆呆的表情沒有變。嶽母已經拉下我的褲
子,看著我癱下來的雞巴,伸手摸了摸,又搖了搖,如此幾下,還是沒有反應。

  平時我肏屄肏得比較多,今天又泄了兩次,有一次還是剛才不久,而且泄得
很曆害,加上我腦袋盡想些惡心的事物,所以雞巴不挺也很正常。

  嶽母看沒反應,用手套住雞巴,上下套弄起來,嶽母可能還真比較傳統,套
的手法就比較生硬,我蛋蛋 突然一熱,我想,完了,要挺了,連忙想象恐怖片
中的駭人鏡頭。媽的,我雞巴今天還真爭氣,居然一會過去了又沒反應。這下嶽
母慌了:「文兒,你倒是挺起來啊,不然……你叫媽怎麽向雨兒說啊。」

  我仍然一臉茫然,嶽母看著我呆滯而毫無表情的樣子,說:「一文,媽在說
話你聽到沒有!」

  我象忽然才被驚醒一樣,說了聲「媽,什麽?」然後又不出聲了。

  嶽母歎了歎氣,雙手抱著我的臉說:「平兒,你把媽當著雨兒,抱媽媽,抱
啊。」

  看著我沒反應。

  嶽母又說:「你倒是抱啊,就當我是雨兒。」聲音帶著急促的哭腔。

  看到我仍然無動于衷,嶽母不由分說把粉紅的睡衣解開,就象女將準備拼殺
的時候英姿爽爽地一揚披袍,躺了下去,順手拉著我壓了下來,拿我的雞巴去磨
她的嫩屄,磨了磨然後就向屄 面伸進去。

  我實在是把持不住了,雞巴慢慢地挺了起來,人也有了感覺似的,垂下的手
不知道什麽時候抱住了嶽母,低沈地喊了起來:「雨兒……雨兒……」雞巴在嶽
母的屄 一挺,居然噴了一點點精液出來。

  嶽母一把掀開我,紅著臉去了衛生間,我看著那豐滿得全身發紅的肉影,得
意地笑了。詭計得逞,我象得到了解放似的,長長地舒了口氣,穿上褲子,倒了
杯一杯草黴,取出下午剩下的那大片藥,全放了進去,然後進了房間關上門,從
門孔 看。

  一會嶽母出來了,由于我沒有再給她拿過睡衣,她仍然穿著那件粉紅色的,
我看到屁股部位粘濕濕的一大片,我知道那是我的精液和嶽母的淫水。

  嶽母發現我關門睡覺了,于是就坐在沙發上順手拿起草黴喝了下去。打開電
視,電影頻道正在播《黑血》,講南京大屠殺的,他媽的真地就是碰巧,今天見
鬼了,碰上了帶有愛國主義教育名義的叁級片。
 
                               

波多野结衣本在线播放